夏学惠:气韵雅致 生动传神 - 艺术 - 中国商务新闻网粤港澳大湾区频道

艺术 > 正文

夏学惠:气韵雅致 生动传神

2018-12-19 17:09:44 | 来源:【来源 民生网】 | 编辑:大湾区
0
  【来源 民生网】

  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,我喜欢夏学惠老师的作品,为什么?两条理由:第一,我觉的夏学惠的作品表现了时代的精神;第二,因为夏学惠的作品是老百姓喜欢的。在我看来,在中国的漫长的历史中,凡是名垂千古的艺术家,凡是作品流传至今的,都能够表现当时的一种时代精神,都能够得到当时的老百姓喜欢。为什么我们喜欢顾凯之的人物画,顾凯之是个划时代的人物,他提出了以形写神,这样重要的观点为中国绘画走向成熟垫定了基础。他为什么能够提出“以形写神”呢?它表现了时代精神,魏晋时代的人,注重人的精神,认为人的精神比外形更加重要。

  当时有一个使者要去看曹操,曹操自觉身材矮小,觉得去面对使者不大好,这时曹操身边有个卫士身材特别高大,于时曹操跟卫士说:“你就当我,当曹操,我来带刀当卫士,反正使者也不认识我们。”于是就这么说定,等使者来了以后,一切礼仪如旧,等使者走的时候,别人问使者:曹操其人如何?使者说:“曹操一般,但曹操身边的卫士却英姿焕发”。

  从这个故事,我们可以看出,在魏晋时代人们认为“神”比“形”更重要,正因为时代因素,顾凯之提出“神”比“形”重要,也正因此,顾凯之的作品得到我们的喜爱。在古代的时候,生活变了,天天打仗,天天杀人,人们对文化失去兴趣,那时,有识之士常常隐居山里,卧青山,望白云,迎春风,他们当时隐士了,认为山水是道德的象征,他们不喜欢城里,灯红酒绿、尔虞我诈,到处充满杀戮,他们不喜欢这些,于是他们不喜欢表现人物,而是寄托于山水,把山水作为道德的象征。于是中国的隐士提出来;达则兼善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如果发达了,我做了官了,那么天下事我就可以管了。我没有发达,没有做官,天下事管不了,于是只能管自己,把自己管好了,像山水一样,所以山水是道德的象征。荆浩的山水画、官图的山水画、李成的山水画、董源的山水画、巨然的山水画之所以不朽,第一,它适应了时代,表现了时代精神;第二,它受到了人们的喜爱。

  山水画的发展到了元代,达到了发展的高峰。元代是蒙古人统治,他们对绘画没有什么兴趣,他们解散了书画翰林院,画家怎么办呢,他们隐居山顶,不关心国家,不关心时事,元代第一个重要的画家中原人赵孟頫,赵孟頫提出要“摹古”,不是要表现欠缺,要“摹古”,因为真正的“摹古”才能表现元代的精神,那么沿着“赵孟頫”的观点前进,下面有黄公望、倪瓒终于使中国的山水画达到了发展的顶峰,倪瓒的水墨山水表现了时代精神,表现了元代的世人的精神面貌。他的山水画反对元朝吗?不反对元朝。歌颂元朝吗?不歌颂元朝。卖钱吗?不卖钱。扬名吗?不扬名。就表现我自己的精神气质。所以在我看来,任何一个优秀的作品,一是表现了朝代精神,一是受到人们的喜爱。夏学惠喜欢画牡丹,怎么看,中国古代的文人不喜欢红牡丹,李腾被金人俘虏了,他千方百计跑回来,回来后,到了杭州卖画为生。他喜欢画山水画,估计当时卖的比较艰难,他写了一首诗:雪里梅花雾里山,看时容易画时难,早知不入俗人眼,买来胭脂染牡丹。可见当时山水画不大好卖。但为什么文人画家们还要画山水呢?因为山水能表现文人的气质。为什么不愿意画牡丹呢?因为他们认为牡丹与自己的精神气质不相和。徐渭也不喜欢画红牡丹,他说红牡丹象征着富贵,而我自己和富贵无缘,所以徐渭画的时候都是墨牡丹,没有红牡丹。有一年除夕之夜,吴昌硕拿起画笔,思量画什么,按说在除夕之夜应该画红牡丹,但是红牡丹不适合我的需要。所以吴昌硕虽然画了很多红牡丹,但他认为红牡丹并不能表现自己的精神气质,所以在红牡丹下面一定要画上石头、水仙等等来表现自己。

  历史发展到今天,我们今天怎么看,我们现在的时代精神是和谐,是祥和,我们的经济发展了,国防强大了,人民幸福了,我们生活愉快了,但是希望什么?希望祥和、和平、和谐、富贵、生活越来越好。时代变了,那么在我们这个时代怎么看红牡丹,我们把它看作祥和的象征、和谐的象征,一种美好理想的象征。所以夏学惠的作品,特别是红牡丹,既表现了我们的时代精神,又适合老百姓的需要,所以我很喜欢。夏学惠的作品不仅仅是红牡丹,他画的其他作品像花鸟、仙鹤、山水,都是很喜庆的、使人愉快的、让人感觉到和谐幸福的作品。所以他的作品适合我们时代的需要,并且受到老百姓的喜爱。因此,我喜欢夏学惠的作品。当然,还有一点,夏学惠把民族精神、把老百姓的愿望与民族形势很好的结合。中国国画主张诗书画印的统一,过去的一些画家,如徐悲鸿、齐白石、吴昌硕等等,他们的画画的很好,他们的书法也很好,他们的诗也写的好,他们的印也刻得好。我非常高兴,在夏学惠的作品当中看到了不仅是画画的好,而且诗也写的好,至少能写诗。书法不错,对中国古代的传统有一个全面的了解。我很希望夏学惠先生在表现时代精神、满足人民需要、继承民族传统方面能够走得更远,能够创造出更好的作品。我希望再过多少年,也能够看到像李腾、荆浩、徐渭、倪瓒他们的作品,像他们的作品一样传承后代。

  (文/杨琪 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教授)

  (责任编辑:李菁)

相关新闻

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商务新闻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。

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(北京总部)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,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,并不能给予答复、解决。

联系方式:

总网手机:18500026426(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)

总网固话:010-58360287、58360324

总网邮箱: comnews2015@126.com